谢维和:让大多数学生变得优秀只有一个途径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28 21:44

我们要突破过去“优秀一定是少数”的成见和根深蒂固的联想,并且通过体制和制度的改革,使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具有一种体制和制度的保障和支持。因材施教是让大多数学生成为优秀的唯一途径,没有别的办法。

【作者简介】

谢维和,清华大学副校长、教授

基础教育中,为什么优秀不可以是多数?

“每个孩子都能成为有用之才,不拘一格育人才”是非常重要的命题,涉及教育学的各种活动或许多理论,其中有两个最关键的问题:第一是基础教育培养的是人还是人才。第二是所谓不拘一格育人才,不拘一格讲的是评价的标准,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来评价培养学生。教育教学实践、考试作业实践中怎么才能实现不拘一格,这是一个实践问题,也是一个理论问题。这里我主要谈第二个问题——基础教育的评价标准。

首先讲一个故事。当我在北京师范大学工作时,利用周末给北京十一学校的老师上课,并参与他们的课改,与他们结成了好朋友。有一年,他们的金帆艺术团在中山堂演出,邀请我去欣赏学生演出。到中山堂休息室,我看到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柳斌同志坐在那儿,他也被邀请看这场演出。我们寒暄几句,他单刀直入问我:“小谢,老看见你在杂志报纸上写素质教育的文章,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我说:“什么问题?”他说:“素质教育的实施,与基础教育阶段培养优秀学生、拔尖学生、特长学生这两者之间矛盾吗?素质教育的要求与学校里评三好学生、特长生、尖子生,两者之间矛盾吗?”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当时柳主任这样一提,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但我还是非常认真地表示,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研究这个问题。我个人理解柳斌同志之所以提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其中包含了一个很重要的思想。我们的素质教育讲的是两个“全”。第一个“全”是基础教育一定面向全体学生,第二个“全”是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培养三好学生、尖子生、特长生,与素质教育讲的面向全体学生、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两者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呢?他们之间有矛盾吗?按照一般的逻辑和看法,大家都自然而然有这样一个假设:当你一想起“优秀”这两个字,或者一提起“优秀”的评选,脑子里肯定会有一个数量的概念——即少数人。一谈到优秀肯定是少数人,就像我们评三好学生一样,一般都只是3%,或者5%,充其量可能稍微更大一点,但毕竟只是少数。

由此也就形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为什么优秀不可以是大多数呢?这并非是抬杠,而是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问题,同时也是实践问题。我不太赞成优秀一定是少数,而且有些学校在实施素质教育过程中,通过改革和实践,已经用他们的实践证实了优秀也可以是大多数。

问题是他们如何实现呢?所以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是,如果优秀只是少数,肯定与素质教育的面向全体学生、全面发展的原则相矛盾。而如果优秀也可以是多数,甚至是大多数,那么它们两者就是一致的。所以,素质教育并非仅仅是一个实践的问题,它的确需要一种观念的更新,思想的解放,进而去回答,优秀为什么不可能是多数?为什么我们脑子里根深蒂固的观念一定认为优秀就是少数呢?

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讲,让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不是一句虚话

世界银行1996年发展报告,题目叫《从计划到市场》,在这篇报告中讨论了一大批过去属于计划经济的国家的转型,以及在转型过程中和一些原来是市场经济的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的一些不同和差异。其中教育这一章引起了我格外的关注。

在这个报告中,有一个描述“部分转轨国家与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儿童的自然科学与数学的测验成绩”的图表,其中列举了七个国家,包括以色列、加拿大、法国、匈牙利、英国、苏联和斯洛文尼亚,其中以色列、加拿大、法国、英国属于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而匈牙利、苏联、斯洛文尼亚属于转型国家(从过去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国家)。在这个图表中,列举了这些国家的学生解答三类不同问题的成绩及其差异。这三类问题分别是:对基本知识的认识,对基本知识的应用,在意外情况下对知识的使用。这样的三类问题,简单地说,其实就是三种不同的题型,即结构性的问题、半结构性的问题与开放性的问题。

第一种是结构性的问题,即一种封闭型题目。这种题目通常用来检测对基本知识的掌握情况。这种题目的特点是,它的答案是唯一的,标准答案,没有歧义,不可能出现多样化情况。第二种题目是半结构性问题,也就是开放式的题目。这种题目常常会给出一部分条件和线索,由此考查学生对知识的应用。第三种题目则是完全开放性的,是考查学生在意外状况下对知识的使用情况,它往往不设定具体边界条件,完全根据自己在生活中的体验,选择曾学过的知识,怎么将综合应用、解释和现实结合起来。

结构性题目的答案肯定是唯一的。按照唯一的标准,根据正态分布的规律,处在前面绝对是少数,90分以上绝对是少数。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优秀的确是少数,不可能是多数。而在开放性题目的解答中,情况则截然相反,答案存储是多样化的,而不是唯一的。既然答案是多样化的,那么在这里很可能存在很多个第一,很可能存在多个最好,因为每个人实际情况、境遇、发展所面临的问题都是不同的,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存在多个选择。

世界银行这一项目的测试结果从一个角度反映了这个问题。就结构性的问题来说,匈牙利、苏联、斯洛文尼亚学生得分非常高,而那四个市场经济国家的学生的得分则比较低;相反,在开放式题目下,这些原计划经济国家的学生得分基本处在后三位,而市场经济国家的学生的得分则都比较高。

中国已经从一个计划经济的国家走向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国家,我们的评价体系和标准也应该适应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需要,从过去比较封闭的结构性评价,拓展为更加开放性的评价系统,为大多数儿童和青少年学生成为优秀提供制度上的空间和可能性。所以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讲,让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应该是可能的,不是一句虚话,不是一个单纯的理想。

怎样实现让大多数学生都成为优秀的目标?得有多样化的学生分类

怎样实现让大多数学生都成为优秀的目标呢?从上述案例中可以发现,其中的关键是,为学生的评价提供开放性和多样化的标准。换句话说,多一条评价标准,就能够多一批优秀学生。因为开放式的题目有多种标准,标准多样性使得大多数学生成为优秀。

这个标准多样性取决于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学生分类多样性。于是新的问题产生了,能对学生进行分类吗。能不能不仅仅根据学生学习成绩,不仅仅根据学生的性别、家庭,而是从他们自身出发,从一个更加广泛的视野出发,对他们进行一些恰当的分类,发现他们各自的特点呢?我们不能只会对学生进行分层,而不会对他们进行分类。怎么进行分类?即因材施教,“因”这个字古文说文解字的意思是“根据什么”,根据不同的才干、不同的志趣、不同的特点进行教学。《学记》讲,孩子上学三年、五年要辨别他的志趣,说的也是同样的问题。

如果想让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有多样化的评价标准,就得有多样化的学生分类模式。我们会分类吗?如果考核一下我们的老师给每个学生写评语,能不能写出他的特征出来,能不能用一种科学方式,不单纯是经验表达。我们的教育是科学,不是可以随便用一个词去评价的。

什么叫儿童和青少年的类型?所谓类型,根据百科全书的概念,即学生社会心理发展中呈现出来的各种具有代表性的类别,讲的是一种类型,不是层次。我经常跟我的同事讲,你知道你的孩子属于什么类型?他说我的孩子喜欢钢琴。喜欢钢琴是一种兴趣,直接兴趣还是间接兴趣说不清楚。这种学生的类型,包括对学生的分类和因材施教,其实就是素质教育所提出的个性化发展。你都不能对学生的特点有所认识,谈什么个性化发展。个性化发展只是学这个、学那个的差异?不是,是社会与个性心理发展上的不同。这种对学生类型的认识,是个性化发展、实施素质教育很重要的内容和发展基础。

学生的分类是教育学的重要内容,没有学生的分类,没有对学生的认识,没有对学生的研究就没有教育学。恩格斯说一门学科科学性并不在于它自身的逻辑,更多在于对研究对象的认知程度。因此,我们的教育应该研究、认识学生的差异、类型、不同特点,而不仅仅研究教材、考试。

教育科学的每一步进步后面都体现、包含对研究对象的认识。教育学、心理学有没有什么框架工具帮助我们对学生进行分类?现实经验中有没有知识、理论有助于我们认识学生的不同类型?其实早就有了。关键要去梳理,学生分类也是教育专业化的体现。教师专业化重要的体现是在对学生的认识上,特别是对学生的不同类型、不同特点的认识上。

究竟有什么样的工具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学生的不同类型呢?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的彭凯平教授根据个体差异理论,提出了四个方面,包括IQ(才智),EQ(性情),CPI、MMPI、MBTI(人格),以及DSS、AHL、NC、NCC(思维风格),每个方面又有不同的亚类型。

学生分类模式一

其实,日常生活中已经有类似的说法。例如,人们常说的气质、血型、星座,就常常被人们用来表达对个体性格特征的看法。著名教育学家杜威先生认为,儿童存在四种不同的兴趣本能,也是一种分类方法,可以用来观察儿童和青少年学生的兴趣偏好。

第一,交谈与交流方面的兴趣

谈话、亲身交往和交流表现出来社交本能,很愿意沟通、交流,是语言本能。

第二,制作和建造兴趣

想做什么事,包括在游戏、运动中,通过手势、表现、模仿,把材料制作成更具体的形状或物体。

第三,探究或发现的兴趣

这种发现的兴趣并不是一种抽象的探究,而是和建造性冲动、交谈冲动结合起来的,利用这一点,可以指导他走向能产生有价值结果的道路。

第四,艺术表现兴趣

希望表现自己,有一种要说要表现的欲望。但是杜威对兴趣的四种归纳是一种理想模型,现实中我们的学生往往是四种兴趣都有一些,分类则反映了他或她更加偏重哪个方面。

学生分类模式二

教育社会学的分类,主要是根据孩子个性发展和社会性发展两者之间的关系来考虑的。我曾经提出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分类方法,即根据儿童和青少年学生社会化发展和个性发展之间的关系分成四类:

第一,比较听话,又很聪明

学校里都会碰到这种学生,做题、回答问题能够举一反三、知类通达,很听话,很愿意参加各种集体活动,愿意承担一定社会工作。又听话,又聪明,说明他的个性发展和社会性发展结合达到一种比较高的水平。

第二,比较听话,但是不太聪明

有些学生愿意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学习成绩不是特别好,理解、沟通、表达、领悟上慢半拍。这种孩子社会性发展比较好,但个性发展稍微落后一点。

第三,不大听话,但是很聪明

我们班上有很多这样的学生,确实不大听话,调皮捣蛋,坐也坐不住,集体活动老是来点小故事,但学习成绩不错,很聪明。这种学生的社会性发展有点问题,但个性发展水平比较高。

第四,既不听话,又不聪明

个性发展、社会发展都有问题。从社会性发展角度提出四种类型,了解他是哪种类型后,有针对性进行教育,更具体、更有效果。

学生分类模式三

发展心理学家马西亚基于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提出了一种儿童和青少年学生自我同一性发展的四种类型的理论,即学生对自己认识的程度到底怎么样?因为我们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帮助学生建立起社会认同和自我认同。社会认同,让他扮演一定社会角色;自我认同,回答我是谁,能够知道自己是谁。这种自我认同发展可以表现出四种不同类型。

第一,过早闭合型

他的特点是完全听老师、父母的,老师、父母说他是什么,他就认为自己是什么,并没有经过独立反思。

第二,同一性迷失型

逃避回答“我是谁”,没有明确的自我发展方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第三,同一性延缓型

开始考虑“我是谁”,但别人都达到某一阶段的认识水平,他达不到,落后了。

第四,同一性获得型,比较正常的水平

根据习得的技能分类则是多元智能理论的贡献。它的主要观点是每个学生在社会性发展、知识发展和学术发展过程当中,表现出哪些方面有特别的天分和特长,包括智慧技能、言语技能、认知策略、动作技能、态度等等。这些都是对学生分类的参照系统,没有这些参照系统很难对学生分类。因此,教育要依据多元的标准对学生进行分类,因材施教。

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是可能的,在我们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在教育从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我们的思维方式、教育、教学、评价都有一个要改革、要完善的过程,这种情况下,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是可能的。

我们要突破过去“优秀一定是少数”的成见和根深蒂固的联想,并且通过体制和制度的改革,使大多数孩子成为优秀具有一种体制和制度的保障和支持。因材施教是让大多数学生成为优秀的唯一途径,没有别的办法。

(本文据谢维和在全国中小学校长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宁泽涛在古人眼里还会是个帅哥吗?4岁男童头卡防盗窗身子悬半空 小伙徒草根运动达人:特警队里的灌篮“高手”废弃轮胎“变身”环保屋 实用美观还抗褐果果皂代理台湾褐果CEO团队,周年高铁故障延误两小时构成违约与侵权 专《中国新歌声》自信豪爽的杨美娜《中国新歌声》导师们最爱的食物《我去上学啦》张丹峰和大张伟体验舞蹈奥运“浙”里约:百米预赛谢震业苏炳添里约奥运:段静莉摘铜 中国赛艇新突奥运颁奖台 秦凯浪漫求婚何姿奥运那么多黑幕 老外都看不下去了三仙女再聚首!袁咏仪左拥关之琳右抱邱三仙女再聚首!袁咏仪左拥关之琳右抱邱用美甲为奥运喝彩 “指尖上的奥运”好花仙果奶茶甜品小吃加盟洪荒之力创盈利京津水路将实现旅游观光性质通航 可坐京津水路将实现旅游观光性质通航 可坐那些年 激动人心的中国金牌时刻陈经纶体校的游泳冠军培养路(上)陈经纶体校的游泳冠军培养路(下)这小哥真的太逗了 不信你看举重女子75公斤以上级孟苏平夺冠施廷懋何姿包揽跳水女子3米板金银牌张雨绮晒高难度瑜伽动作 引网友遐想:张雨绮晒高难度瑜伽动作 引网友遐想:“义乌—俄罗斯”中欧班列首发郭晶晶与昔日队友聚会 带老公与孩子同郭晶晶与昔日队友聚会 带老公与孩子同奥运后半程 浙江健儿有望冲击游泳射击现实版韩剧《继承者》 三星的豪门恩怨报告称中国游客赴巴西看奥运平均消费超广东:再婚家庭再生育 已经怀孕的暂埃博拉后遗症阴影再临:幸存者并未开启“太湖垃圾偷倒事件”19名嫌疑人落网二季度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减少32%爱情吵的不是架 是情绪湖北神农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中国世遗浙江开通北美直飞航线 “梦想航班”今女孩稚气未脱顶6个月大肚上街 小伙伴独家航拍!杭州地铁4号线在建工地事故你吃了吗?一碗炸酱面让你清爽一夏安庆师大校长向毕业生鞠躬致歉引热议小心这些迷信偏方要了孩子的命!老外评出最向往的40个中国美景说好回家吃晚饭的28岁儿子突然失联 19岁少女与丈夫闹矛盾 3万元卖掉7发改委:政府失信将纳入信用记录 将用爱尚订阅鲜花 禁忌鲜花照送不误?